小狐TV软件园

囚禁计划攻略房间6 囚禁计划11攻略

囚禁计划攻略房间6 囚禁计划11攻略


自从第一天穿上拖鞋后,曾伟东再也没有换过。那双棉拖鞋看起来不太好,但地板破旧不堪,房间的地板也不干净,所以鞋子虽然破了,但一直拉着。在窗户里抽烟是唯一放松的时刻。他总是有意识地蹲着,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腿和脚是否还能跑。

在这个没有空调和风扇的房间里,炎热的夏天是最艰难的一天。晚上蚊子和苍蝇肆虐,但不能用被子覆盖身体,几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,翻身遇见别人,都很粘。相比之下,空气中的气味并没有那么难以忍受。

就这么苦,直到炎热逐渐消失,晚上开始感觉有点凉爽,曾伟东听到楼下有对话。这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,因为来这里的时候,曾伟东观察到这里远离市区,周边房屋也很远。现在有人可以在楼下谈话了。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接管了这个烂尾楼,施工队开始进场。谈话几次后,他觉得逃跑的时间几乎成熟了。

他算了算,可以偷偷藏一条湿巾,盖干后,写上救命之类的字样,抽烟的时候偷偷扔出窗外。虽然这种方法效果渺茫,但至少是一种尝试。或者听到楼下的对话,可以大声求助,至少可以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只要有人找到它,你就可以在混乱中找到逃跑的机会。

在实施之前,他想找一个帮手,因为无论哪种方法,都可以肯定的是,李经理、陈主任永远不会等别人找到反应。第一种方法更好,有人敲门,至少他们可以利用他们没有准备好逃跑,如果被迫使用第二种方式,所以在他们喊救命的那一刻,一定是风暴,他们绝对没有机会逃跑。

帮手的最佳候选人是一直被打败的杨。杨来了大约两个月。他是一群人中最常被殴打的人。他总是在旧伤中没有愈合,并增加新伤。他从来没有付过钱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也想付钱当老板,但即使他不付钱,他也没办法。李经理让杨打了好几次电话,但每次都是徒劳的,然后打了他一顿。

后来,一些新人还没有付钱,但他们不会在三天内被打败。曾伟东认为杨之所以如此悲惨,可能是因为李经理对杨的恐惧。毕竟,他是一个练习家庭的人。如果他不调整教学,那将是一个巨大的隐患。

曾伟东觉得,在杨的心里,一定也恨李经理这群人,两个人联手,逃跑成功的几率更大。确定求救信息发出后,即使一时没有得到外援,两人也可能根本没有机会。在实施之前,你可以利用雨雷,秘密测试门是否可以打开,如果可以的话,两个人预约时间,利用晚上也是一种方式。只要能冲下楼,能遇到外面的人,一切都好办。

经过几天的反复思考,曾伟东终于决定开始实施这个计划。在李经理看来,曾伟东也是一个顽固的人,杨是一个没有付钱的新人,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机会单独聊天,每天听讲座,也坐在对面。所以每天,曾伟东都开始盯着杨,期待着两个人的眼睛,给他暗示。

那两天,杨的脸曾伟东深深地记在心里,直到多年后他还能回忆起每一个细节。那两天,杨没有被打,但他的嘴和眼睛都是瘀伤。鼻梁上的伤口结痂了,他的眼睛呆滞不前,没有太多的愤怒。在眼睛对面的那一刻,曾伟东开始疯狂地挤眉弄眼,示意他往下看。

曾伟东左手食两条模仿双腿,做出逃跑动作,眼神问题。杨木木地看了一会儿,但他的眼睛转向了其他地方,没有回应。曾伟东仍然不愿意盯着杨。当他的眼睛转回时,他又做了一次,但杨仍然没有回应。

曾伟东认为他已经足够明白了,但杨没有反应,真的让他心里生气,暗自责骂杨真的被打傻了。但他不愿意放弃,这不是一天,真的不能继续下去,因为杨不能,只能找别人。

另一个来自杨的山西人,大约二十出头,又瘦又高,姓周。因为他还没有付钱,小周还没有成为周的老板。他每天盘腿诚实地听课。虽然他看起来有点瘦,但至少他不是唯诺诺。他觉得自己不太愿意被困在这里。

等了几天,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。那天晚上,其他人洗完澡就进了卧室。曾伟东正在洗衣服。当他看到周晓移动双腿洗衣服时,他的嘴仍然不舒服地哼着。曾伟东太了解周晓的感受了。毕竟,他也是从这个时候来的。他盘腿很长时间了。他的腿走路不正常。他的姿势类似于O型腿,他不努力工作。

曾伟东若无其事地问小周一句:很难受?

小周头也没抬,低头接水应该说:嗯。

曾伟东证实左右无人,靠近小周耳边小声问:你想出去吗?

【未完待续】

标签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最新资讯

  • 囚禁计划攻略房间6 囚禁计划11攻略

    自从第一天穿上拖鞋后,曾伟东再也没有换过。那双棉拖鞋看起来不太好,但地板破旧不堪,房间的地板也不干净,所以鞋子虽然破了,但一直拉着。在窗户里抽烟是唯一放松的时刻。他总是有意识地蹲着,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腿和脚是否还能跑。在这个没有空调和风扇的房间里,炎热的夏...